1. <dl id='7onv2'></dl>
    <fieldset id='7onv2'></fieldset>
      <i id='7onv2'><div id='7onv2'><ins id='7onv2'></ins></div></i>
    1. <span id='7onv2'></span>
      <i id='7onv2'></i>

      <ins id='7onv2'></ins>

      <code id='7onv2'><strong id='7onv2'></strong></code>
        <acronym id='7onv2'><em id='7onv2'></em><td id='7onv2'><div id='7onv2'></div></td></acronym><address id='7onv2'><big id='7onv2'><big id='7onv2'></big><legend id='7onv2'></legend></big></address>

      1. <tr id='7onv2'><strong id='7onv2'></strong><small id='7onv2'></small><button id='7onv2'></button><li id='7onv2'><noscript id='7onv2'><big id='7onv2'></big><dt id='7onv2'></dt></noscript></li></tr><ol id='7onv2'><table id='7onv2'><blockquote id='7onv2'><tbody id='7onv2'></tbody></blockquote></table></ol><u id='7onv2'></u><kbd id='7onv2'><kbd id='7onv2'></kbd></kbd>

          新華視點:企業相繼復工甚至跨界生產,能否解決口罩需求難題?

          • 时间:
          • 浏览:22

            新華社上海2月21日電 題:企業相繼復工甚至跨界生產,能否解決口罩需求難題?

            新華社“新華視點”記者

            近期,隨著各地企業相繼復產擴產,口罩產能不斷加大,但一些醫院及居委會、物業、鄉鎮控疫檢查點等防疫控疫單位,仍在請求支援口罩,而復工企業的員工和普通居民也表示很難買到口罩。供給不足背後的原因是什麼,如何破解需求難題?

            需求劇增:防疫一線消耗量大,居民需求暴增

            此前,由於春節放假,口罩企業產能受到影響。近期,隨著各地的口罩及輔料生產企業陸續復工,總體產能正在加快釋放。據國傢發展改革委運行局二級巡視員唐社民介紹,2月初以來,各地抓緊組織有關企業在做好自身防控基礎上立即復工復產,達到滿負荷生產。截至2月17日,全國口罩產能利用率達110%。

            但疫情下,這樣的產能依然難以滿足巨大的需求。

            雖然口罩供應大力向抗疫一線的醫院傾斜,但湖北等地仍有多傢醫院的醫護人員表示,因消耗量巨大,醫用口罩非常珍貴,大傢舍不得用。

            浙江一傢集中收治新冠肺炎危重患者的醫院負責人說,醫院缺口罩,存量隻能保證2-3天,醫務人員上班期間必須盡可能節約使用。

            口罩緊缺的情況在物業、居委會、鄉鎮等基層防疫單位尤為突出。上海南翔鎮的一名小區保潔員告訴記者,“公司說買不到口罩,所以都省著用,一個口罩要用兩三天。”此外,口罩等防疫物資短缺,也導致不少企業一再推遲復工時間。

            居民也面臨“口罩荒”。振德醫療用品股份有限公司浙江區銷售總監邵堅剛指出,過去,居民對口罩的需求僅限於霧霾天或感冒的情況,此次疫情爆發後,口罩突然被擺到生活必需品的地位,需求量暴漲程度可想而知。

            “新華視點”記者在上海、海口、杭州等地走訪多傢藥房,均無口罩銷售。

            杭州市民陳小平想在淘寶、京東等電商平臺上搶口罩,但發現也很難搶到:有些商傢一開始顯示有貨,但很快就沒瞭;有的已經付款瞭,過一段時間又被要求申請退單。

            2月以來,不少地方嘗試以網上預約口罩的方式解決部分市民的燃眉之急。但隨著返程、復工的人員增多,口罩的消耗速度也直線上升,預約抽中口罩的概率堪比中彩票。

            增加產能還有不少制約因素

            為保證口罩等防疫物資生產,多部門一直在協調幫助工廠盡快復工擴產,目前口罩廠已經基本復工。但記者采訪多傢口罩企業瞭解到,目前增加產能還面臨一些制約因素。

            ——人工不足、設備及原材料告急。上海大勝衛生用品有限公司原本隻做口罩出口,如今已全部轉為內銷,目前的口罩日產能已經上升到10萬隻以上。全廠一線工人復崗90個左右,還有大約30人因封村隔離等因素無法返程復工。

            上海遠欽凈化有限公司相關人士介紹,口罩生產是一個長鏈條,不光是口罩廠的事。比如,一隻KN95口罩主要分為本體、輔料、鼻夾三大部分,其中最重要的是本體的過濾層,相關原材料供應商的供貨也非常關鍵。

            “生產口罩最核心的過濾層熔噴佈緊缺,目前的物料儲備隻夠生產5-6天瞭。原材料緊張而且漲價厲害,原先天津的供應商報價是2.4萬元一噸,現在漲到10萬元一噸。”上海大勝衛生用品有限公司董事長吳勝榮說。

            ——交通管制等因素導致物流運輸受限。“因為交通管制等問題,我們口罩生產所需的10噸松緊帶,費瞭好幾天的周折才從溫州運過來。”上海一傢口罩廠負責人說。

            吳勝榮說,為增加產能,春節前後從廣東訂購瞭7套口罩相關生產設備,但因物資管控、跨區域交通管制等原因至今還沒到貨。

            ——醫療物資特殊的滅菌周期。醫用口罩生產後需要7-14天的滅菌解析期,從增加產能到增加市場供給需要一段時間。

            記者采訪的多傢口罩生產公司表示,醫用外科口罩生產滅菌後會有環氧乙烷殘留,是一種有毒的致癌物質,必須通過解析的方式使口罩上殘留的物質釋放,從而達到安全含量標準。目前,市場監管部門允許在檢驗合格情況下加快出廠,但自然解析仍然要7天以上。

            給足醫用的,穩住民用的,堵住亂用的

            目前,口罩產能不斷提高,不少企業甚至開始跨界做起瞭口罩。例如,上汽通用五菱、比亞迪、中石化、三槍內衣等各行企業都加入瞭口罩生產大軍。但多位專傢認為,口罩供求矛盾在一段時間內仍將存在。

            唐社民表示,下一步,將繼續開展口罩擴能專項工作,進一步擴大口罩的生產;進一步加強關鍵設備和原輔材料的供應協調,保證項目建設實施和順利達產,同時對重點地區和行業進行合理調配,保障重點需求。

            國傢發展改革委副主任連維良說,不少企業擔心將來會不會產能過剩,我們明確告訴他們,疫情過後富餘的產量,政府將進行收儲。隻要符合標準,企業可以開足馬力組織生產。

            中國消費者協會、中國紡織品商業協會共同分析認為,部分單位、消費者恐慌性購買囤積,客觀上也加劇瞭目前口罩短缺的情況,造成瞭口罩短時間內供需矛盾突出。

            國傢發展改革委經貿司副司長陳達倡議,針對不同的場合及防護的需要做到按需使用、按功能使用口罩,避免過度使用和不當使用,節約口罩資源。

            各地近期也紛紛行動,及時調整口罩相關政策。浙江省的做法是“給足醫用的,穩住民用的,堵住亂用的”,並要求除特殊崗位防護需要外,公職人員一般不得佩戴N95醫用防護口罩;在黑龍江,政府也倡議全省群眾用N95/KN95及以上標準口罩置換一次性醫用口罩;上海倡議市民在口罩使用上不要恐慌、不要搶購、不要囤積、不要浪費。(記者王淑娟、屈凌燕、安蓓、葉前、孟盈如)